微媒体视角下高校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培育体系的探索

发布时间:2020-06-22 12:03 论文编辑:admin 价格: 所属栏目:毕业论文

摘要: 微媒体平台的迅捷发展,促进了大学生表达意见的渠道多元化,方式多样化,使得活跃在微媒体平台的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这一群体迅速崛起,并在高校舆情管理工作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为实现思想政治教育因事而化,因时而进,因势而新,发挥大学生意见

摘要:微媒体平台的迅捷发展,促进了大学生表达意见的渠道多元化,方式多样化,使得活跃在微媒体平台的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这一群体迅速崛起,并在高校舆情管理工作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为实现思想政治教育“因事而化,因时而进,因势而新”,发挥大学生意见领袖在微媒体平台上对高校学生的思想引领作用,基于发声影响力因素构建媒体矩阵,以反向认同为导向,实现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的类别化培养,让学生自主接收信息、主动接受教育、积极接手发声接力棒,以应对网络虚拟与现实转换所带来的挑战,营造风清气正的和谐校园环境。
关键词:微媒体、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媒体矩阵

引言

2017年《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以“两微一端”(微博、微信、客户端)为代表的微媒体的普及,使我国网民规模扩展到7.51亿,中国媒介全面进入微媒体时代,学生作为微媒体使用最大群体,达24.8%,其中,在校大学生占95%,且大学生使用微媒体上网的每周平均时长达26小时[1]
微媒体平台的发展打破了原有高校学生对现实中青年精英领袖的崇拜,容易让那些富有个性、思维活跃者的言论通过网络得到大学生群体的认可与追随,这些人便逐渐成为大学生群体的“代言人”、“话语偶像”,发展到一定程度即成为所谓的“网络意见领袖”[2]。习近平总书记在4月21日召开的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强调,要推进网上宣传理念、内容、形式、方法、手段等创新,在大学生等青年群体中,深入开展理想信念教育,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基于大学生群体喜闻乐见的网络微媒体发声方式,发挥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的重要作用,讲出主流故事,发出正能量声音,让大学生积极接收讯息、主动接受教育、接手发声接力棒,更加积极主动的成长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继承者、践行者、传播者。

1 研究现状:

微媒体作为媒介技术革命带来的媒介介质的新形态,其本质是信源与信宿之间的沟通桥梁[2]。为满足公众对于微媒体这一便捷灵活的信息媒介不断增长的依赖,传播各类思想观念、信息报道,活跃于微博、微信、APP软件等微媒体平台的“意见领袖”应运而生。由于缺乏相应制度约束,网络意见领袖及其相关言论观点对于缺乏社会阅历和政治鉴别力的大学生产生了极强的吸引力和鼓动性,很大程度上增加了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复杂性与难度,高校网络思想政治教育应迅速适应当前环境,积极开展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培养教育,应对当前所面临的挑战。
当前研究中,曹兴平从机制层面探讨了基于新媒体平台培养网络意见领袖的方式 [3]。鲍中义等对网络意见领袖引导大众的方式进行了分析 [4]。文萍等从激励机制上探索了高校网络意见领袖的培养[1]。但基于微媒体平台如何发挥高校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的教育引导功能并未在相关研究中得到具体体现,因此,本研究旨在微媒体视角下探索高校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的培育体系,以结果为导向,开展针对意见领袖的培养的研究,充分发挥学生意见领袖在高校校园内的示范引领带动作用,增强学生主动成长意识,助力学生做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者与践行者。

2 构建“接收+接受+接手”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培养教育方式

通过“接收信息、接受教育、接手发声接力棒”逐层递进的方式,以调研为基础,以微媒体为平台,以评估为定位,构建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的培养教育方式。

2.1 收集网络发声影响力因素,探索信息有效接收途径

校外,根据搜狐热点提供数据,2017年度大学生最关注的热点话题包括:杭州保姆纵火案、江歌日本遇害、娱乐圈王宝强、陈羽凡婚变、柯洁落败阿尔法狗、女游客丽江被暴打毁容、贾跃亭与乐视大戏、陕西榆林产妇跳楼 、《战狼2》 票房56.8亿人民币、重庆巫山童养媳事件、中国有嘻哈[5]。校内,由西南石油大学化工院易班工作站(易班公众号关注量为3500人)推出的线上问卷活动,截止6月10日,收集调查问卷180份,结果显示大学生通过微媒体获取信息的方式主要为公众号推送(48.3%)、朋友圈动态(47.5%)两种;在石大化语公众号(关注数为4300人)微信后台数据显示:频率最高、点击量最大的是“毕业原创歌曲”、“男篮夺冠”;朋友圈动态校内最关注话题是“夜跑”和“垃圾分类”。
由此看出,大学生所关注的社会热点与校园焦点话题集中在社会问题、时代发展、娱乐消费、切身利益四个部分。出于年轻的心态和猎奇的心理,大学生愿意并容易捕捉社会最新消息,反映出学生对于切身利益相关话题既有理性思考,合理发出共同心声的一面,同样也有忽视对事件真实性的验证,过于强调自身利益与感受的一面。这说明大学生群体通过大学学习逐渐从被动接收信息向主动解读信息的角色转变,形成了较为独立的思考能力和较强的分析问题能力,同时社会责任感更加强烈[6]
从发布面来看,大学生朋友圈动态与公众号主要通过熟人好友、微媒体虚拟大V两类人群发布信息,分别映射身边焦点、社会热点,这说明大学生关注领域较广,但聚焦对象比较集中和一致,便于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进行引导发声。
基于上述调查分析,内容上,从学生关注度最高的:社会问题、切身利益、娱乐消费、时代发展四个方面进行话题分类;横向发布网络应为公众号、朋友圈两类微媒体途径,形成媒体矩阵;纵向发布应从大V、熟人两个层面着手,形成网格化发布模型,从而精准定位大学生信息获取需求,对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做好话题针对性培训。

2.2 组建微媒体矩阵,形成导向型教育接受模式

基于微媒体平台发布渠道,信息发布可分为两类:一是由校内官方微媒体自上而下的信息发布,他们首先要对信息源负责,其次才是对受众负责,因此加强官方媒体发声及时性与准确性;二是活跃在各类微媒体平台的“网络达人”与受众之间对等的信息发布,他们可能既不对信息源负责,也不对受众负责,而只是为了提高自己的“人气”和关注度,因而要注重非官方渠道的监管度[5]。结合微媒体平台资源多样性特点,整合两类微媒体资源,构建媒体矩阵,双向互促,通过非官方渠道发声的监管,及时在官方媒体发声、辟谣、正听,引导学生主动接收信息,开展教育,形成导向型教育接受模式。

2.3.1 官方微媒体:聚焦“热点+焦点”矩阵,定位关注吸引点

大学生思想尚不成熟,个性突出但从众心理较强,情感丰富又渴求认可,促使了大学生在微媒体上传播信息的速度、广度和深度规模更加突出,并在较短时间内形成了一定的舆论效应,因此,在矩阵平台中,要发挥官方微媒体平台权威优势,首先聚焦社会热点,依托校内各级微信、微博公众号等各大微媒体平台,通过图文推送、帮推、同步发布等方式,及时发声,强化发声效应,同时锁定校园焦点话题,以社会焦点+教育重点作为发声受力 “点”,研究版块关注度与吸引力,瞄准学生感兴趣话题,通过官方微媒体平台,将正确信息及时发布,抢占话语制高点。

2.3.2 学生自媒体:拓展“线上+线下”矩阵,延伸发声“线”

由于网络本身具有隐匿性,为吸引更大范围群体的眼球,提升自身知名度,大学生在微媒体上会不自觉的发布恰当或不恰当的言论,对其周围群体造成一定影响,因此在线上热门微媒体,如微博、微信、知乎、百度社区、豆瓣、简书等平台,针对学生关注度较高的话题,组织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根据不同话题类别及时发布相关信息,做好舆论导向;在线下,借助西南石油大学“新媒体联盟”平台,整合资源,构建相互补位机制,在话题评论栏区、留言区、话题区等各发声渠道,发挥意见领袖+微媒体矩阵作用,同步帮推,配合做好教育引导。
最终,基于有效途径分析的导向型教育方式,耦合公众号+朋友圈平台信息互动分享模式,通过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在媒体矩阵中的及时发布有效信息,引导学生逐步生成主动获取信息的习惯,在所获取的信息中自主接受教育。

2.3 评估信度+效度,构建“接手发声接力棒”认同培育机制

基于发声影响力因素构建的媒体矩阵为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的类别化培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考虑到大学生群体知识结构不牢固,现有的能力储备无法充分驾驭快速发展和高速运转的信息化社会节奏的特点,探索“接手发声接力棒”认同机制,以反向认同为导向,有效开展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的培养。

2.3.1 评估信度+效度,结果导向精准定位培育方式

根据影响力因素与媒体矩阵评价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作用力,反向开展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针对性培育,可以更好的发挥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作用。基于活跃度、影响力、认同度、自塑力四个一级指标,通过内在一致性系数测评(评价指标准确性与稳定性),考量指标信度。以测评结果为依据,结果导向,开展针对性培育活动,评价培育体系效度。将指标体系的信度进行评价,效度进行分析,构建培育体系,将引导方式进行有效性量化评估,通过结果导向型反馈方式,开展针对性强化引导工作,初步构建指标集如下:
表1 高校网络意见领袖评价体系初始指标集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测度标准
活跃度 发帖量 网上发帖(原创、转载)的总数
发言频次 最近一周内发帖回复的总数
登录频次 登录相关网站、微媒体平台的频次
影响力 回复数 被他人跟帖、评论的总条数
浏览量 被点击、阅读的总次数
精华帖数 被推荐、置顶的帖子总数
搜索量 相关文章、ID被搜索、提及量
认同度 支持率 持有支持、认可、赞同态度的回复及点赞数/(总回帖+点赞量)
转发量 发布言论被转发的次数
关注量 粉丝数+被收藏数+被订阅数
被大咖关注 被有一定影响力大V关注数(以大V粉丝量权重作为基准)
自塑力 原创率 原创占总发言数的比例
说服力 原创内容(文章、回复)占单个微媒体平台发布量的总率
管理权限 创建微信群、微博小组、QQ群、讨论组的个数

2.3.2 构建“接手发声接力棒”培育机制

结合指标体系,可以看出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存在强烈地提高自身能力,以满足网络群体期待的动机 [5],因此,为满足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教育需要,整合校园思想政治教育资源,开展如“网络意见领袖孵化营”系列活动,一是强化政治素养,加强对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社会主义思想的教育,马克思主义相关理论的学习;二是做好事实说明,定期开展学生代表座谈会、校情通报会,详细解读学校政策,有效澄清校内外重大公共性事件,对争议性事件真相进行还原,对热点话题进行深度分析,让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在“知情”的基础上“传情”,避免网络虚假信息传播;三是开展专题研讨,针对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不同特质,做好分类引导,对相应话题、特殊事件进行针对性培训。
另一方面,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由于长期活跃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容易造成现实人际交往能力的衰退,必须重视对这部分学生的心理健康的培训,因此,通过素质拓展、学工教师肯定、表彰奖励等系列积极评价活动,让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具备责任感、获得认同感、赢得成就感,不仅助力担任意见领袖的大学生良好发展,更引导身边学生群体成长,推动营造良好的校园网络环境。

结语

微媒体平台在大学生生活、学习中的渗透深度、广度不断增强,活跃在微媒体上的“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这一特殊群体逐渐崛起,并在引领校园舆情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因此采集影响力因素,构建媒体矩阵,创新培养体系,吸引大学生群体的注意和信赖,培养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为高校做好舆情引导,开展思想政治教育创造良好氛围:
(1)“接收信息”阶段,基于网格化模型,聚焦横向发布,从公众号、朋友圈两类微媒体途径构建媒体矩阵;突出纵向发布,从大V、熟人两个层面着手,精准定位大学生信息获取需求,在学生关注度最高的“社会问题、切身利益、娱乐消费、时代发展”四个方面进行话题引导。
(2)“接受教育”阶段,结合微媒体平台资源多样性特点,整合两类微媒体资源,构建媒体矩阵。一方面通过官方微媒体,聚焦“热点+焦点”矩阵,定位关注吸引点;另一方面,基于学生自媒体,拓展“线上+线下”矩阵,延伸发声“线”,在学生主动接收信息的过程中,开展教育,形成导向型教育接受模式。
(3)“接手接力棒”阶段,根据结果反向定位需求,耦合微媒体+意见领袖矩阵,发挥双方优势,整合影响力要素,全面掌握影响学生思想、行为、生活、学习等方面的网络因素,反向开展网络发声活动,构建基于微媒体平台的高校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的培育体系。
基于发声影响力因素搭建的媒体矩阵为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的类别化培育奠定基础,形成“接收+接受+接手”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培育方式,在微媒体视角下,精准定位培育过程中的差距、不足与进步,精确设置网络思想政治教育活动,充分发挥学生意见领袖在高校校园内的示范引领带动作用,筑牢网络思想政治教育阵地,增强学生主动成长意识,助力学生做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者与践行者,营造风清气正的和谐校园氛围。

参考文献:

[1] 文萍,马红贤. 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网络意见领袖”的培养与激励[J].教育评论,2017(3).
[2] 郭超. 高校共青团凝聚和培养青年意见领袖基于学生网络思想引领工作的视角[J].山东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12(6).
[3] 曹兴平. 大学生微媒体政治参与现状及其规制研究[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16(11).
[4] 鲍中义. 微媒体思想政治教育功能与构筑中国梦的内在逻辑[J]. 中学政治教学参考, 2017(6):41-43.
[5] 胡泳.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网络意见领袖?[J]. 新闻记者,2012( 9):8-13.
[6] 温静,龙军锋,卢鹏. 大学生网络意见领袖的形成、现状及培养路径研究[J]. 重庆理工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 ,2015(12):133-138.